抗战教育生活片断回忆

□高昨非
    芦沟桥上炮声响,日寇侵华民遭殃。
    敌后抗战八年整,教育事业放红光。
    我自1937年初开始在曹塘任小学教师,那时还在国民党政府统治下,学校是旧型的。 300多个学生分6个年级,除“国语”、“常识”、“算学”外,教师还自设“三字经”、“百家姓”、“精华”、“尺牍”等课程。教师待遇完全由学生均摊供给,除“束修”外,每月还供给米、面、柴、火钱。教师除闭门教书外,村中若有婚丧嫁娶者要代为择日、合婚、写柬贴、写对联;有买卖土地者代为写地契;有弟兄分家者代为写分单;有出大殡者代为当礼相等。
    1938年,八路军进了宁津,对全县旧知识分子进行统战教育,目的是“团结一致,进行抗日”。记得那次学习班是秋天,百十余名“大褂子队”多数架着长烟袋,个个风度文质彬彬,说话出口成章。这些人多半是教师,还有少部分是知名人士。学习时间两周左右,负责讲课的都是身着军服的八路军首长。学习的中心内容是“动员一切力量为抗战胜利而斗争”着重阐明共产党八路军联合各党派、各阶层、各界人士,不论贫富老幼,为了保卫家乡,一致投入抗日洪流。通过这次会议使我深刻认识到“救亡图存”的重大意义,奠定下“抗战必胜”的坚强信念。后来,枪毙了伪县长张柏荣,八路军退出宁津,建立了游击抗日县、区、乡各级政府,与敌人展开了尖锐复杂的拼死斗争。同时,日寇在宁津大城小镇也陆续安上了据点。
    起首任教目光浅,“明哲保身”只为钱。
    革命溶炉经陶冶,始识正确人生观。
    1940年11月,大柳以北划归鬲津县。这年秋天,县文教科在鬲津河畔沟章寨召开全县教师大会,整训1个月。文教科长魏俊迈负责讲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”,科员付文彪负责讲“新民主主义论”,杨学孔负责讲“社会进化简史”,李文通负责讲“新文字”(汉语拼音)。通过一个来月的学习,使我深刻认识到教师教书不是为了挣钱,不是封建势力的使用工具,文化教育事业是抗日伟业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从那以后,我再不想挣这挣那,为了“抗日救国”只吃国家的小米就很满足了。
    自从这次鬲津教师大集训后,环境逐渐恶化,日寇汉奸在各地烧杀抢掠日趋严重。记得可能是在大单庄一次战役中,文教科长魏俊迈同志和科员李文通同志壮烈牺牲。当时,我听到亲密的首长和老战友的噩耗,心中万分悲痛,切齿痛恨日寇,决心化悲痛为力量。
    师生游击学文化,与老百姓是一家。
    不讲吃穿讲革命,誓为恢复我中华。
    战斗环境越恶劣,红色教育越兴旺。 1941年至1942年,鬲津县办起了抗日游击高小,简称抗高,校长是共产党员王汝静女士。教师有罗张庄孙雨田、马村王玉森和我。另外,还有一位炊事员,学生对象多些贫下中农抗日干部子弟和一部分孤儿。初立时两班学生,后来转简为一班。当时没有固定校址,游击于鬲津两岸抗日老根据地的广大农村,无论是在树林里,门洞里,村里村外,哪里方便就在哪里上课。由于日寇对根据地严密封锁,学习用品极端缺乏,我们便自选教材,自制教具。课程主要有“时事政治”、“语文”、“算术”、“抗日歌曲”等。
    为了适应环境,师生穿着和农民一样,衣帽都是破旧不堪。我经常背着祖父当年赶集用的一个破钱褡裢,内装一套“辞源”,夜间便当枕头。师生吃的和群众一样,顿顿是小米饭、老咸菜,完全实报实销。我们三两天一挪防,生活行动一律军事化。进村号房后,学生轮流站岗放哨,每天给房东担水扫院子,损坏东西照价赔偿。若遇师生有病时,房东大爷大娘和村中干部便代为请医生,亲切照顾。回想起与群众同甘共苦、亲密无间的那种鱼水之情实是终生难忘。后来,敌人在我县修洪沟,筑岗楼,疯狂扫荡,加之师生无武装,因此,上级决定抗高暂时停办。
    1943年和1944年,我在大柳附近拔辐刘小学任教。这时,日伪大势已去,由盛而衰。红色革命教育日益发展,各种教学制度逐渐走上正规。
    1945年春,我县大部据点已经拔掉,长官区政府定居长官。这时,区长赵子修同志调我们去长官新建附高。新招高小班五、六年级两班,四年级一班为预备班,到期升入高小五年级,校址设北街旧“公所”内。上级没有教育经费,全体师生完全靠自力更生,亲自动手,房舍应拆的拆,应补的补。学校种地二三十亩,养了几头猪,收获完全用于建校。当时没有教材,师生自己刻板油印。这年教师待遇除吃粮外,曾一度发给鞋袜、毛巾、被面、烟叶等生活用品。总之,根据国家经济情况逐步有些提高。
    全国人民日益盼望的抗战胜利终于到来。“打走日本鬼,建设新中国”,根据党的“七大”精神,培养建国新人的神圣任务又摆在我们面前。
    粗布裤褂双脸鞋,延安精神未忘怀。
    生产自救办学校,培养建国新人才。
    当年“抗高”及后来长官附高的头两三班学生绝大多数参加了革命工作,成长为“解放牌”、“建国牌”的区、县级以上干部,挑起了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重担,这是当年抗战教育工作的光荣和骄傲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