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

□徐英科
    大鼓书流行了一段时间后,露天电影就进村了。
    一听说村里哪天晚上要放电影,好几天都在惦记,心里数着日子,就盼着这一天快来。下午,学校也比往常放学早,放学后,爹娘特许不用去割草、拾柴,家家都早早地做饭吃饭,太阳还老高小孩子们就去占地方,找根树棍儿,划好地界,再放上板凳、马扎、砖头、土块,挖好尿坑,避免憋急尿到别人鞋子上。村里放电影都要在空旷的场地,竖起两根木杆,中间挂起四方的黑边白布,一侧固定喇叭,用绳子在木杆上栓牢。正对幕布三四十米放一张桌子,那是放映机的位置,桌子旁边竖立一根细竹竿,从喇叭里伸出的线,高高的栓到这根竹竿上。发电机放置在距离放映机七八十米的隐蔽处。那时候,农村没有电,轰鸣的发电机是必备的,一般都放到比较远的地方,以免干扰人们看电影。发电机罢工是常有的事,一堆人围着放映师傅看修发电机也是一道风景。放映机前面是看电影的最好位置,为了争个好位置,小伙伴们打的不可开交。电影开演前,先要调试镜头,一道白光打到影布上,坐在放映机前面的人,纷纷把手举起来,在影布上投下好多手影。好不容易等到电影开演,还要先放加片——新闻记录,大家都不愿意看加片。小时候看过的电影有《卖花姑娘》、《海岸风雷》等。后来现代京剧样板戏也拍成电影,有《红灯记》、《沙家浜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。
    公社成立了放映队,放映员是个令人羡慕的差事。当时的农村,参军当兵好找媳妇,那时流行一句话“新社会新兴的,大姑娘专爱当兵的”,家里男孩子多的户,托关系让孩子去当兵,为的是讨个媳妇。俺二舅和三舅都是当兵后找上媳妇的。再就是放映员好找媳妇,因此,年轻人都争着抢着去公社做放映队,有点知识又有些关系的人最后被录用。“三蛋”放影队的成立,就是在这样的时候。“三蛋”即笨蛋、傻蛋和酸蛋。二男一女三人放映队,两个男的,一个笨手笨脚,一胶卷电影放完,要换下一卷。人们被电影里的情节吸引,着急看到下面的内容,焦急的等待。这家伙可好,慢慢腾腾,笨手笨脚,磨磨蹭蹭先弄不好,于是人们美其名曰:笨蛋!一个傻啦吧唧,半半青青,这个家伙换胶片倒是利落,播放出来,大家一看,已经演过,放重了,大家怨声载道,连播放顺序都记不住,名曰:傻蛋!还有一个女的,每晚放电影前总要先梳妆打扮一番,涂脂抹粉,香气熏天,名曰:酸蛋!
    铁匠家老三,因村里放电影促成了婚事。老三经媒人介绍,和邻村的二凤见了面,铁匠三长得憨,二凤长得俊,见面后姑娘有点不满意,二凤的爹娘觉得,姑娘找个会手艺的人家,将来日子好过,就做主应了这门亲事,收下了见面礼。赶上村里放电影,铁匠家打发媒人叫二凤来看电影,二凤不想来,媒人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,再加上二凤的爹娘也劝,才算说通了二凤。铁匠三人憨心不憨,借机献殷勤,提前备好瓜子、糖块、点心、饮料,另外还给二凤买件很好看的花格子外套。那一晚两个人没去看电影,在一块卿卿我我的聊了一个晚上。电影散了,老铁匠和老婆回到家发觉,二凤和铁匠三已经在一块睡下了,一家人不敢惊扰,轻悄悄的关门熄灯。自那夜以后,二凤的肚子渐渐鼓起,娘家沉不住气了,赶紧托媒人催促结婚,铁匠三如愿以偿,娶了二凤做媳妇。
    大银哥就没那么幸运,因看电影在井里洗了个澡。距俺们村6里路的河北崔赞村放电影,人们结伴去看,大银哥也在其中。看电影的人山人海,电影散了后,在回家拥挤的人群里找不见大银哥,同去的几个人着了急。不知是谁说了句,刚才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好像有个人掉井里了。大伙赶紧跑到井边,用手电往井里照,边照边喊大银哥,井里传出沉闷的应答声,还好,活着。这口井是崔赞村的吃水井,井筒子不很粗,双腿登着井壁可以撑住,大银哥洗个井水澡,捡了一条命。
    电影带给人们的有喜有悲,可人们得到最多的是电影带来的快乐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